愛在天長地久時

by 黃友玲

/
  • Streaming + Download

    Purchasable with gift card

     

1.
天長地久的愛情是所有沈浸在甜美愛情中男女的心願,但是在現實裡,有多少朝三暮四、心猿意馬的悲哀,或是相見恨晚、命運多舛的無奈,我們應如何面對、如何勝過?本書由九篇小說組成,探討愛情婚姻最常出現的難題,並提供「思想小站」問題討論,可供個人閱讀思考,也可供小組閱讀討論,是現代人必讀的好書。 ─作者介紹 ─ ◇黃友玲 師母 一九六四年生 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畢業 作家、基督教貴格會合一堂師母 曾任雜誌編輯。作品曾獲台灣省優良文學獎、基督教論壇報雅歌散文獎、全國教育部「中國大陸研究」論文比賽甲等獎 ,作品亦兩度被選為全省國高中優良讀物。十三歲開始寫作,至今著作二十餘種,亦從事翻譯。 重要著作包括《陽光情事》、《真情故事》、《祝春天快樂》、《我的夢想在遠方》、《雞婆正傳》、《驚豔》、《慶賀》、《愛你》等書。 重要譯書十餘種,包括 《咆哮山莊》、《茶花女》、《簡愛》、《紅字》、《長腿叔叔》、《我的第一本聖經》、《母女私房話》等。
2.
她被一串細碎的鳥聲喚醒,陽光金粉似地灑滿了他們佈置典雅的臥房。 丁風還睡著呢。她躡手躡腳地爬下床來,不料一雙大手把她捉了回去。 是丁風。 「你好壞!裝睡!」 丁風緊緊擁抱她,不斷親吻她。 「寶貝!我們終於在一起了,終於在一起了!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,再也不要了!」 「跟大家介紹,外文系的系代候選人丁風!」一個個子高高的學生在教室講台上拉高了嗓門喊叫。 他是丁風的助選員,絞盡腦汁為他拉票。 全校熱烈進行各系的系代表選舉,外文系因為是全校最熱門的科系,因此也最受矚目。 幾個候選人也都是一時之選。丁風、張俊才還有李大昌。 他們三個人都從台南來,住在同一間宿舍裡,是很談得來的好朋友。 而且他們三個人都非常優秀,學業成績、辦事能力、人際關係、運動表現、儀表談吐,都是一等一的人才。正因為這個緣故,才顯得這次競爭的激烈。 不巧的是,他們三個人也都同時愛上了同一個女孩¬¬──李雯雯。 這使得這次的競選火焰更加熾旺,他們不單是要當選成為外文系的系代,更重要的是他們要贏得美人心。 競選活動如火如荼的展開,海報、宣傳車、露天政見發表、個人經歷展等等,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推銷自己,同時也傾壓別人。 競選日是三月二十九日青年節的前一天。全校同學踴躍到各系所投票,大家議論紛紛,也有打賭的,看看最後的贏家是誰。 開票的過程嚴密而緊張,有許多人在旁邊監視著。 到了午夜十二點,贏家終於出現的,大家久候的那一刻終於來到。 外文系的系代是丁風。 他贏了。他打敗了張俊才和李大昌。 李雯雯飛奔到丁風面前,送給他一束花,並且在他的額頭親了一下。她本來就愛丁風。 全場赫然轟動。張俊才和李大昌也默默地離開了現場。 丁風畢業以後,按照他家裡給他安排的,他出國去了。他說此行起碼十年,要讀完博士才回來。 李雯雯去機場送他,兩個人在候機室交換了信物。 丁風送她一只戒指。對她說,等我,我一定回來娶妳。 李雯雯送他一支金筆,並且點點頭,眼眶裡水汪汪的。 丁風走了。李雯雯在一家出版社工作,她的中英文都好,很受老闆賞識。 張俊才和人合資開公司,她滿腦子生意經,英文又好,廠商都喜歡找他。 李大昌呢,他考上了翻譯官,再一些名人跟前紅的很。他本來就精明,甚麼都混得開。 張俊才娶了他們班上的班花江翠,生了好幾個小寶寶了。 而李大昌呢,還是追著李雯雯不放。他知道丁風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歸,說不定會娶洋妞。他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希望的。 大學時代那一仗輸了他,情場上這一仗可一定要贏。 他積極的追求李雯雯。打電話、專車接送、送鮮花......,他絕不放棄任何一次可以贏得芳心的機會。 上次丁風佔了上風,李雯雯從此死心塌地的愛著他。現在丁風不在了,都是他的天下。他就不相信會有女人可以癡癡等上十年八年的,畢竟青春易老。 李雯雯對李大昌一向沒甚麼好感,儘管他一再獻殷勤。 她天天等待丁風的來信,夜裡想像他白天正在做甚麼,白天想像他夜裡睡的安不安穩。她深深思念著丁風。 丁風每次寫信回來一定註明「等我回來」、「等我回來娶妳」。雯雯每次收到信,非看個幾十遍不捨得放下。 李大昌也知道雯雯一心向著丁風,但他很聰明,他會想辦法奪回雯雯的愛情。 那是丁風出國以後第三年的冬天。 雯雯正準備換工作,因為公司營業不善,隨時都要關閉。他必須趕快自求生路。 她每天買三份報紙找工作,她的條件很好,其實一大把工作可以去做,但她又很挑,非要自己完全滿意,否則絕不輕舉妄動。 最後,她挑上一家貿易公司,那個公司需要一個女秘書,她覺得各方面的條件她都符合,公司的福利也很不錯。所以她就撥了電話去問問看。 雯雯從電梯裡出來,按著地址只到了那家公司。 整一整自己的頭髮和衣裙,她姿態優雅地開了門進去。 一位櫃台小姐指示她方向,她吸了一口氣。往廊道最後面的那間辦公室走去。 「請進。」一個嚴肅的聲音說。 雯雯小心翼翼的關上門,站在那巨型的辦公桌前面。 總經理正背對著他,一會兒才轉過來。 「請坐。」總經理做了一個手勢。 雯雯坐下來,遞上履歷表。 「嗯,條件相當不錯。」 總經理抬起頭,仔細端詳她,臉上漸漸露出笑容。 「這樣吧,我兩天後給妳答覆。」 這是雯雯第一天在新公司上班,她特地穿了件鵝黃色的薄裙,飄飄揚揚的,她對她的新工作充滿了盼望。想到在美國的丁風,一陣心疼以後,她想等存一點錢,她要去看看他。 進了公司,所有的員工都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她。她頭也不回,故作得意狀,直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。總經理見到她站起來歡迎,帶她看了一遍公司的規模之後,坐下來言歸正傳對她講起工作的內容。 「我的好朋友正好今天開始上班,他是我的合夥人,只是我推拒不掉『總經理』這個頭銜,其實我的朋友他比我出色多了。……在這種情況之下,我不能自己先找女秘書,而讓他等,所以我決定把妳讓給他。……我不知道我這樣做,妳會不會生氣,不過,既然是在同一家公司嘛,其實都是一樣的,對吧?」 說著,他一邊引導雯雯走向另一個辦公室。 門上掛著的是「副總經理辦公室」字樣的牌子。 雯雯還弄沒清楚整個情形,但眼前的景象讓她驚訝的手足無措。 「是你!」雯雯喊出來。 「真高興能跟妳一同工作。」 是李大昌,他就是所謂的「副總經理」。 雯雯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這是巧合?還是精心設計的「陷阱」?雯雯納悶著。心裡面那股對新工作的盼望,剎那間化為烏有。 總經理見情況尷尬,連忙打圓場,說: 「中午,中午,我們一塊兒吃個飯,一塊兒吃個飯!」 雯雯坐下來,總經理已經回到他自己的辦公室,只有她和她的新老闆李大昌在一起。 雯雯回到家裡,一個人趴在床上想著,她到底要不要在這家公司工作?看起來,這家公司的規模大、環境好、待遇高,而且又是她喜歡的祕書工作,可是……。 李大昌是她的新老闆。他不做翻譯官了。他一向精明,他懂得把握時機建立自己的事業。 雯雯反省她對李大昌的感覺。不討厭,但是也沒什感情。至於要在一起工作嘛,還可以忍受,況且現在一時也找不到其他更合適的工作,她想不如先做著,等到有更好的工作機會再離開。 想到這裡,她又禁不住想起她心愛的丁風。甚麼時候,他才能回來呢? 李大昌對雯雯照顧的無微不至。他接她上班,又送她下班,他不把她當作秘書,而是情人,這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的。雯雯只把他當朋友,當老闆,談話之間也保持距離。 丁風原訂聖誕節前後可以回來的,但是後來又來信說,臨時有事不能回來。 雯雯好失望,她與丁風分開已四年,朝朝暮暮等他的消息,有時真的覺得漫漫無期。 過年的時候,有一個朋友從美國來,他找到了雯雯,對她說,丁風在美國要結婚了。 雯雯如聞晴天霹靂一般,她無法相信,但那個朋友連對方女孩的名字都說出來時,她的信心就開始搖動了。她想到前一陣子聖誕節丁風原訂回台灣一事,突然間又變卦,這其中一定有甚麼蹊蹺。 她寫信去問丁風,丁風也沒回信,打電話打個幾天幾夜也沒人接聽。她整個人真的要瘋掉了。 難道,難道,丁風會變心? 李大昌倒是表現從容,他看清楚丁風是不會回來了,雯雯是他的了,沒有錯。 那年六月,雯雯嫁給了李大昌。 他們到東南亞去蜜月旅行,雯雯絕口不提丁風的名字。 過了一年,他們有了一個女孩。不久,她又懷孕了。 就在那時,丁風回來了。 丁風想盡辦法要見雯雯,但是雯雯拒絕,李大昌也不准。 打電話是電話錄音,寫信毫無回音。登門拜訪,又吃個閉門羹。丁風覺得好挫折。他想要向雯雯解釋過去的事,但是雯雯根本不給他機會,李大昌更不是省油的燈,他絕不會准雯雯和舊情人接觸。 雯雯變得恍恍惚惚的,一個人的時候,常常自言自語的說: 「是他先毀約的,是他先毀約的。不要怪我。不要怪我。」 李大昌也不斷灌輸她丁風是個薄情郎的觀念,只有他──李大昌是死心塌地對她。 處處碰壁,丁風只好回美國去了。臨行前,他又寫了一封信投在雯雯家的信箱裡。 但那封信卻讓李大昌發現了,李大昌隨即放在自己的西裝夾層裡,雯雯毫不知情。 春去春來,轉眼李大昌和雯雯生的一男一女也都上小學了。 李大昌對雯雯還是很好,只是雯雯心裡永遠忘不了丁風。 她一個人的時候,常對著丁風送給她的那枚戒指流淚。她心裡充滿了怨恨,為什麼命運這樣捉弄她,她所愛的,遠在天邊,兩人不能結連理,而她不愛的,卻天天守在身旁。 她對李大昌根本沒有愛,那時只是一時賭氣嫁給了他,她想丁風可以對她不信,她也可以對他不義。 但是這樣一樁婚姻多麼痛苦啊!她每早睡醒的時候,看見枕邊人非己所愛,那種失落和惆悵,幾乎叫她喪掉了生活的動機。 李大昌則一向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。 大學那一戰,他輸了。他立志復仇,而今如願以償。雯雯在他的手裡,她還為他生了兩個孩子,他是贏了。 對待雯雯,他從來不讓她缺少甚麼,但他也絕不讓她稍微偏離他的手掌心。那是他的戰利品,他絕不掉以輕心。 雯雯去哪裡,他一定要知道,甚麼時候回來,得照時間回來。一切在掌控中。 他收了丁風的信,為除後患,他看完立刻就燒了。他不容許他來搶走雯雯。 一次,雯雯在市場買菜,巧遇她的高中同學惠安。原來她新近搬到雯雯所住的社區來。兩個人多年不見,從市場談到家裡,雯雯高興的不得了。長年婚姻的不幸福,在那與舊友相見的剎那,似乎都可以忍受了,惠安聽她說,陪她哭,兩個人從早上談到晚上,直到李大昌開門回來,惠安才匆匆告別離去。 至少有個可以傾吐心意的人,雯雯覺得日子好過多了。 那一年暑假,李大昌帶著全家到墾丁去玩。 孩子們興奮的前一晚睡不著覺。次日,天未亮,他們就出發了。 李大昌開車,一路上和雯雯聊天,吹噓她在那些大官面前當翻譯官的時候,幾乎跑遍了全世界的偉大事蹟。 雯雯聽著聽著睡著了,兩個孩子因前一晚沒睡,也在後座呼呼大睡。 李大昌獨自醒著,看著這一家人,他心裡浮起丁風的臉,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 突然,一片黑暗籠罩下來,一輛大卡車從對面的車道急速撲來,眼睜睜就要壓住他們,李大昌拼命地踩剎車,但不知怎麼,剎車不靈,整個車子完全不聽使喚,說時遲,那時快,整輛車子塞進大卡車的肚子裡。 雯雯在一陣暈眩裡醒起。四下無人,只有她躺在病床上。她摸摸自己的頭、手、腳,都上著繃帶,觸動仍會疼痛。 一會兒有人進來了。是醫生。 「妳可終於醒了。」 「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我的先生呢?孩子呢?他們在哪裡?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 「太太,妳先安靜一下,我慢慢告訴妳。……你們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,大卡車把你們的車子壓得稀爛。妳先生當場死亡。兩個孩子送到醫院來,第二天也宣告腦死,而你,已經昏迷了兩個禮拜了。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覺得妳醒來的機率也很小。不過,今天,你還是醒來了。恭喜。」 雯雯大哭起來,掙扎著要起來。 「我要去看我的孩子,看我的孩子!」 「你現在還不能下床,你也傷得很重。」醫生攔阻她。 「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!」雯雯歇斯底里地哭喊著,手腳亂踢亂打,護士奮力抓住她。 雯雯出院那天,惠安去接她,告訴她說:「雯雯,你知道不知道,你們家的車會在報紙上登了好大的篇幅,人人都唏噓不已,而且認為你會活下來簡直就是神蹟,不可能的啦!」 雯雯只是聽著,她想到美國的丁風,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這件事。 「喔!對了!這裡有妳的一封信。」惠安突然間想起來,連忙在袋子裡掏。 「是丁風。」雯雯看信封上的筆跡,說道。 「是丁風?」惠安也覺得驚訝。 雯雯要去美國了。丁風要她去的。 飛機起飛的那一剎那,雯雯不由得又想起一對小兒女的笑容。她擦去了淚,望著遠處燦爛的雲海。 十幾個小時的飛行,雯雯醒醒睡睡的,夢裡不知身在何處,但仍有一個意念,那是她所愛的丁風。 丁風在機場擁擠的眾人之間尋見了雯雯,輕輕從後面拉過她來。 雯雯嚇了一大跳,見是丁風,撲在他身上又哭了起來。 「都過去了,都過去了。是不是?」丁風也禁不住哽咽。 丁風帶雯雯回到他的住處,兩個人坐下,恍如隔世。 丁風解釋了那時的誤會。 原來是丁風公司的老闆很器重他,半強迫似的要將女兒嫁給他,好讓他繼承他的事業,丁風不能拒絕,又不能答應,乾脆跑到西岸去躲避。 他之所以不敢對雯雯提起,是怕她擔心。誰曉得就是因為這件事,他們錯失姻緣。 雯雯也向他道歉,她不該賭氣嫁給李大昌,她根本不愛他,夫妻生活沒有愛,真是比在地獄裡還痛苦。 說到這裡,兩個人手握在一起,淚眼裡帶著微笑。 雯雯和丁風終於結婚了。惠安特地從台灣趕來為他們慶賀。 在教堂聖壇前,他們立下誓約,從此永不分離。 思想小站:信實是愛情裡最寶貴的,但是由於人心的軟弱、環境的變遷,對於對方所許下的諾言,我們應該信守到底呢?還是且走且看?堅定的信心終會帶來美好的結局嗎?耐心等就一定能歡然收割嗎?
3.
她被一串細碎的鳥聲喚醒,陽光金粉似地灑滿了他們佈置典雅的臥房。 丁風還睡著呢。她躡手躡腳地爬下床來,不料一雙大手把她捉了回去。 是丁風。 「你好壞!裝睡!」 丁風緊緊擁抱她,不斷親吻她。 「寶貝!我們終於在一起了,終於在一起了!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,再也不要了!」 「跟大家介紹,外文系的系代候選人丁風!」一個個子高高的學生在教室講台上拉高了嗓門喊叫。 他是丁風的助選員,絞盡腦汁為他拉票。 全校熱烈進行各系的系代表選舉,外文系因為是全校最熱門的科系,因此也最受矚目。 幾個候選人也都是一時之選。丁風、張俊才還有李大昌。 他們三個人都從台南來,住在同一間宿舍裡,是很談得來的好朋友。 而且他們三個人都非常優秀,學業成績、辦事能力、人際關係、運動表現、儀表談吐,都是一等一的人才。正因為這個緣故,才顯得這次競爭的激烈。 不巧的是,他們三個人也都同時愛上了同一個女孩¬¬──李雯雯。 這使得這次的競選火焰更加熾旺,他們不單是要當選成為外文系的系代,更重要的是他們要贏得美人心。 競選活動如火如荼的展開,海報、宣傳車、露天政見發表、個人經歷展等等,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推銷自己,同時也傾壓別人。 競選日是三月二十九日青年節的前一天。全校同學踴躍到各系所投票,大家議論紛紛,也有打賭的,看看最後的贏家是誰。 開票的過程嚴密而緊張,有許多人在旁邊監視著。 到了午夜十二點,贏家終於出現的,大家久候的那一刻終於來到。 外文系的系代是丁風。 他贏了。他打敗了張俊才和李大昌。 李雯雯飛奔到丁風面前,送給他一束花,並且在他的額頭親了一下。她本來就愛丁風。 全場赫然轟動。張俊才和李大昌也默默地離開了現場。 丁風畢業以後,按照他家裡給他安排的,他出國去了。他說此行起碼十年,要讀完博士才回來。 李雯雯去機場送他,兩個人在候機室交換了信物。 丁風送她一只戒指。對她說,等我,我一定回來娶妳。 李雯雯送他一支金筆,並且點點頭,眼眶裡水汪汪的。 丁風走了。李雯雯在一家出版社工作,她的中英文都好,很受老闆賞識。 張俊才和人合資開公司,她滿腦子生意經,英文又好,廠商都喜歡找他。 李大昌呢,他考上了翻譯官,再一些名人跟前紅的很。他本來就精明,甚麼都混得開。 張俊才娶了他們班上的班花江翠,生了好幾個小寶寶了。 而李大昌呢,還是追著李雯雯不放。他知道丁風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歸,說不定會娶洋妞。他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希望的。 大學時代那一仗輸了他,情場上這一仗可一定要贏。 他積極的追求李雯雯。打電話、專車接送、送鮮花......,他絕不放棄任何一次可以贏得芳心的機會。 上次丁風佔了上風,李雯雯從此死心塌地的愛著他。現在丁風不在了,都是他的天下。他就不相信會有女人可以癡癡等上十年八年的,畢竟青春易老。 李雯雯對李大昌一向沒甚麼好感,儘管他一再獻殷勤。 她天天等待丁風的來信,夜裡想像他白天正在做甚麼,白天想像他夜裡睡的安不安穩。她深深思念著丁風。 丁風每次寫信回來一定註明「等我回來」、「等我回來娶妳」。雯雯每次收到信,非看個幾十遍不捨得放下。 李大昌也知道雯雯一心向著丁風,但他很聰明,他會想辦法奪回雯雯的愛情。 那是丁風出國以後第三年的冬天。 雯雯正準備換工作,因為公司營業不善,隨時都要關閉。他必須趕快自求生路。 她每天買三份報紙找工作,她的條件很好,其實一大把工作可以去做,但她又很挑,非要自己完全滿意,否則絕不輕舉妄動。 最後,她挑上一家貿易公司,那個公司需要一個女秘書,她覺得各方面的條件她都符合,公司的福利也很不錯。所以她就撥了電話去問問看。 雯雯從電梯裡出來,按著地址只到了那家公司。 整一整自己的頭髮和衣裙,她姿態優雅地開了門進去。 一位櫃台小姐指示她方向,她吸了一口氣。往廊道最後面的那間辦公室走去。 「請進。」一個嚴肅的聲音說。 雯雯小心翼翼的關上門,站在那巨型的辦公桌前面。 總經理正背對著他,一會兒才轉過來。 「請坐。」總經理做了一個手勢。 雯雯坐下來,遞上履歷表。 「嗯,條件相當不錯。」 總經理抬起頭,仔細端詳她,臉上漸漸露出笑容。 「這樣吧,我兩天後給妳答覆。」 這是雯雯第一天在新公司上班,她特地穿了件鵝黃色的薄裙,飄飄揚揚的,她對她的新工作充滿了盼望。想到在美國的丁風,一陣心疼以後,她想等存一點錢,她要去看看他。 進了公司,所有的員工都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她。她頭也不回,故作得意狀,直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。總經理見到她站起來歡迎,帶她看了一遍公司的規模之後,坐下來言歸正傳對她講起工作的內容。 「我的好朋友正好今天開始上班,他是我的合夥人,只是我推拒不掉『總經理』這個頭銜,其實我的朋友他比我出色多了。……在這種情況之下,我不能自己先找女秘書,而讓他等,所以我決定把妳讓給他。……我不知道我這樣做,妳會不會生氣,不過,既然是在同一家公司嘛,其實都是一樣的,對吧?」 說著,他一邊引導雯雯走向另一個辦公室。 門上掛著的是「副總經理辦公室」字樣的牌子。 雯雯還弄沒清楚整個情形,但眼前的景象讓她驚訝的手足無措。 「是你!」雯雯喊出來。 「真高興能跟妳一同工作。」 是李大昌,他就是所謂的「副總經理」。 雯雯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這是巧合?還是精心設計的「陷阱」?雯雯納悶著。心裡面那股對新工作的盼望,剎那間化為烏有。 總經理見情況尷尬,連忙打圓場,說: 「中午,中午,我們一塊兒吃個飯,一塊兒吃個飯!」 雯雯坐下來,總經理已經回到他自己的辦公室,只有她和她的新老闆李大昌在一起。 雯雯回到家裡,一個人趴在床上想著,她到底要不要在這家公司工作?看起來,這家公司的規模大、環境好、待遇高,而且又是她喜歡的祕書工作,可是……。 李大昌是她的新老闆。他不做翻譯官了。他一向精明,他懂得把握時機建立自己的事業。 雯雯反省她對李大昌的感覺。不討厭,但是也沒什感情。至於要在一起工作嘛,還可以忍受,況且現在一時也找不到其他更合適的工作,她想不如先做著,等到有更好的工作機會再離開。 想到這裡,她又禁不住想起她心愛的丁風。甚麼時候,他才能回來呢? 李大昌對雯雯照顧的無微不至。他接她上班,又送她下班,他不把她當作秘書,而是情人,這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的。雯雯只把他當朋友,當老闆,談話之間也保持距離。 丁風原訂聖誕節前後可以回來的,但是後來又來信說,臨時有事不能回來。 雯雯好失望,她與丁風分開已四年,朝朝暮暮等他的消息,有時真的覺得漫漫無期。 過年的時候,有一個朋友從美國來,他找到了雯雯,對她說,丁風在美國要結婚了。 雯雯如聞晴天霹靂一般,她無法相信,但那個朋友連對方女孩的名字都說出來時,她的信心就開始搖動了。她想到前一陣子聖誕節丁風原訂回台灣一事,突然間又變卦,這其中一定有甚麼蹊蹺。 她寫信去問丁風,丁風也沒回信,打電話打個幾天幾夜也沒人接聽。她整個人真的要瘋掉了。 難道,難道,丁風會變心? 李大昌倒是表現從容,他看清楚丁風是不會回來了,雯雯是他的了,沒有錯。 那年六月,雯雯嫁給了李大昌。 他們到東南亞去蜜月旅行,雯雯絕口不提丁風的名字。 過了一年,他們有了一個女孩。不久,她又懷孕了。 就在那時,丁風回來了。 丁風想盡辦法要見雯雯,但是雯雯拒絕,李大昌也不准。 打電話是電話錄音,寫信毫無回音。登門拜訪,又吃個閉門羹。丁風覺得好挫折。他想要向雯雯解釋過去的事,但是雯雯根本不給他機會,李大昌更不是省油的燈,他絕不會准雯雯和舊情人接觸。 雯雯變得恍恍惚惚的,一個人的時候,常常自言自語的說: 「是他先毀約的,是他先毀約的。不要怪我。不要怪我。」 李大昌也不斷灌輸她丁風是個薄情郎的觀念,只有他──李大昌是死心塌地對她。 處處碰壁,丁風只好回美國去了。臨行前,他又寫了一封信投在雯雯家的信箱裡。 但那封信卻讓李大昌發現了,李大昌隨即放在自己的西裝夾層裡,雯雯毫不知情。 春去春來,轉眼李大昌和雯雯生的一男一女也都上小學了。 李大昌對雯雯還是很好,只是雯雯心裡永遠忘不了丁風。 她一個人的時候,常對著丁風送給她的那枚戒指流淚。她心裡充滿了怨恨,為什麼命運這樣捉弄她,她所愛的,遠在天邊,兩人不能結連理,而她不愛的,卻天天守在身旁。 她對李大昌根本沒有愛,那時只是一時賭氣嫁給了他,她想丁風可以對她不信,她也可以對他不義。 但是這樣一樁婚姻多麼痛苦啊!她每早睡醒的時候,看見枕邊人非己所愛,那種失落和惆悵,幾乎叫她喪掉了生活的動機。 李大昌則一向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。 大學那一戰,他輸了。他立志復仇,而今如願以償。雯雯在他的手裡,她還為他生了兩個孩子,他是贏了。 對待雯雯,他從來不讓她缺少甚麼,但他也絕不讓她稍微偏離他的手掌心。那是他的戰利品,他絕不掉以輕心。 雯雯去哪裡,他一定要知道,甚麼時候回來,得照時間回來。一切在掌控中。 他收了丁風的信,為除後患,他看完立刻就燒了。他不容許他來搶走雯雯。 一次,雯雯在市場買菜,巧遇她的高中同學惠安。原來她新近搬到雯雯所住的社區來。兩個人多年不見,從市場談到家裡,雯雯高興的不得了。長年婚姻的不幸福,在那與舊友相見的剎那,似乎都可以忍受了,惠安聽她說,陪她哭,兩個人從早上談到晚上,直到李大昌開門回來,惠安才匆匆告別離去。 至少有個可以傾吐心意的人,雯雯覺得日子好過多了。 那一年暑假,李大昌帶著全家到墾丁去玩。 孩子們興奮的前一晚睡不著覺。次日,天未亮,他們就出發了。 李大昌開車,一路上和雯雯聊天,吹噓她在那些大官面前當翻譯官的時候,幾乎跑遍了全世界的偉大事蹟。 雯雯聽著聽著睡著了,兩個孩子因前一晚沒睡,也在後座呼呼大睡。 李大昌獨自醒著,看著這一家人,他心裡浮起丁風的臉,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 突然,一片黑暗籠罩下來,一輛大卡車從對面的車道急速撲來,眼睜睜就要壓住他們,李大昌拼命地踩剎車,但不知怎麼,剎車不靈,整個車子完全不聽使喚,說時遲,那時快,整輛車子塞進大卡車的肚子裡。 雯雯在一陣暈眩裡醒起。四下無人,只有她躺在病床上。她摸摸自己的頭、手、腳,都上著繃帶,觸動仍會疼痛。 一會兒有人進來了。是醫生。 「妳可終於醒了。」 「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我的先生呢?孩子呢?他們在哪裡?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 「太太,妳先安靜一下,我慢慢告訴妳。……你們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,大卡車把你們的車子壓得稀爛。妳先生當場死亡。兩個孩子送到醫院來,第二天也宣告腦死,而你,已經昏迷了兩個禮拜了。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覺得妳醒來的機率也很小。不過,今天,你還是醒來了。恭喜。」 雯雯大哭起來,掙扎著要起來。 「我要去看我的孩子,看我的孩子!」 「你現在還不能下床,你也傷得很重。」醫生攔阻她。 「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!」雯雯歇斯底里地哭喊著,手腳亂踢亂打,護士奮力抓住她。 雯雯出院那天,惠安去接她,告訴她說:「雯雯,你知道不知道,你們家的車會在報紙上登了好大的篇幅,人人都唏噓不已,而且認為你會活下來簡直就是神蹟,不可能的啦!」 雯雯只是聽著,她想到美國的丁風,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這件事。 「喔!對了!這裡有妳的一封信。」惠安突然間想起來,連忙在袋子裡掏。 「是丁風。」雯雯看信封上的筆跡,說道。 「是丁風?」惠安也覺得驚訝。 雯雯要去美國了。丁風要她去的。 飛機起飛的那一剎那,雯雯不由得又想起一對小兒女的笑容。她擦去了淚,望著遠處燦爛的雲海。 十幾個小時的飛行,雯雯醒醒睡睡的,夢裡不知身在何處,但仍有一個意念,那是她所愛的丁風。 丁風在機場擁擠的眾人之間尋見了雯雯,輕輕從後面拉過她來。 雯雯嚇了一大跳,見是丁風,撲在他身上又哭了起來。 「都過去了,都過去了。是不是?」丁風也禁不住哽咽。 丁風帶雯雯回到他的住處,兩個人坐下,恍如隔世。 丁風解釋了那時的誤會。 原來是丁風公司的老闆很器重他,半強迫似的要將女兒嫁給他,好讓他繼承他的事業,丁風不能拒絕,又不能答應,乾脆跑到西岸去躲避。 他之所以不敢對雯雯提起,是怕她擔心。誰曉得就是因為這件事,他們錯失姻緣。 雯雯也向他道歉,她不該賭氣嫁給李大昌,她根本不愛他,夫妻生活沒有愛,真是比在地獄裡還痛苦。 說到這裡,兩個人手握在一起,淚眼裡帶著微笑。 雯雯和丁風終於結婚了。惠安特地從台灣趕來為他們慶賀。 在教堂聖壇前,他們立下誓約,從此永不分離。 思想小站:信實是愛情裡最寶貴的,但是由於人心的軟弱、環境的變遷,對於對方所許下的諾言,我們應該信守到底呢?還是且走且看?堅定的信心終會帶來美好的結局嗎?耐心等就一定能歡然收割嗎?
4.
她被一串細碎的鳥聲喚醒,陽光金粉似地灑滿了他們佈置典雅的臥房。 丁風還睡著呢。她躡手躡腳地爬下床來,不料一雙大手把她捉了回去。 是丁風。 「你好壞!裝睡!」 丁風緊緊擁抱她,不斷親吻她。 「寶貝!我們終於在一起了,終於在一起了!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,再也不要了!」 「跟大家介紹,外文系的系代候選人丁風!」一個個子高高的學生在教室講台上拉高了嗓門喊叫。 他是丁風的助選員,絞盡腦汁為他拉票。 全校熱烈進行各系的系代表選舉,外文系因為是全校最熱門的科系,因此也最受矚目。 幾個候選人也都是一時之選。丁風、張俊才還有李大昌。 他們三個人都從台南來,住在同一間宿舍裡,是很談得來的好朋友。 而且他們三個人都非常優秀,學業成績、辦事能力、人際關係、運動表現、儀表談吐,都是一等一的人才。正因為這個緣故,才顯得這次競爭的激烈。 不巧的是,他們三個人也都同時愛上了同一個女孩¬¬──李雯雯。 這使得這次的競選火焰更加熾旺,他們不單是要當選成為外文系的系代,更重要的是他們要贏得美人心。 競選活動如火如荼的展開,海報、宣傳車、露天政見發表、個人經歷展等等,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推銷自己,同時也傾壓別人。 競選日是三月二十九日青年節的前一天。全校同學踴躍到各系所投票,大家議論紛紛,也有打賭的,看看最後的贏家是誰。 開票的過程嚴密而緊張,有許多人在旁邊監視著。 到了午夜十二點,贏家終於出現的,大家久候的那一刻終於來到。 外文系的系代是丁風。 他贏了。他打敗了張俊才和李大昌。 李雯雯飛奔到丁風面前,送給他一束花,並且在他的額頭親了一下。她本來就愛丁風。 全場赫然轟動。張俊才和李大昌也默默地離開了現場。 丁風畢業以後,按照他家裡給他安排的,他出國去了。他說此行起碼十年,要讀完博士才回來。 李雯雯去機場送他,兩個人在候機室交換了信物。 丁風送她一只戒指。對她說,等我,我一定回來娶妳。 李雯雯送他一支金筆,並且點點頭,眼眶裡水汪汪的。 丁風走了。李雯雯在一家出版社工作,她的中英文都好,很受老闆賞識。 張俊才和人合資開公司,她滿腦子生意經,英文又好,廠商都喜歡找他。 李大昌呢,他考上了翻譯官,再一些名人跟前紅的很。他本來就精明,甚麼都混得開。 張俊才娶了他們班上的班花江翠,生了好幾個小寶寶了。 而李大昌呢,還是追著李雯雯不放。他知道丁風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歸,說不定會娶洋妞。他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希望的。 大學時代那一仗輸了他,情場上這一仗可一定要贏。 他積極的追求李雯雯。打電話、專車接送、送鮮花......,他絕不放棄任何一次可以贏得芳心的機會。 上次丁風佔了上風,李雯雯從此死心塌地的愛著他。現在丁風不在了,都是他的天下。他就不相信會有女人可以癡癡等上十年八年的,畢竟青春易老。 李雯雯對李大昌一向沒甚麼好感,儘管他一再獻殷勤。 她天天等待丁風的來信,夜裡想像他白天正在做甚麼,白天想像他夜裡睡的安不安穩。她深深思念著丁風。 丁風每次寫信回來一定註明「等我回來」、「等我回來娶妳」。雯雯每次收到信,非看個幾十遍不捨得放下。 李大昌也知道雯雯一心向著丁風,但他很聰明,他會想辦法奪回雯雯的愛情。 那是丁風出國以後第三年的冬天。 雯雯正準備換工作,因為公司營業不善,隨時都要關閉。他必須趕快自求生路。 她每天買三份報紙找工作,她的條件很好,其實一大把工作可以去做,但她又很挑,非要自己完全滿意,否則絕不輕舉妄動。 最後,她挑上一家貿易公司,那個公司需要一個女秘書,她覺得各方面的條件她都符合,公司的福利也很不錯。所以她就撥了電話去問問看。 雯雯從電梯裡出來,按著地址只到了那家公司。 整一整自己的頭髮和衣裙,她姿態優雅地開了門進去。 一位櫃台小姐指示她方向,她吸了一口氣。往廊道最後面的那間辦公室走去。 「請進。」一個嚴肅的聲音說。 雯雯小心翼翼的關上門,站在那巨型的辦公桌前面。 總經理正背對著他,一會兒才轉過來。 「請坐。」總經理做了一個手勢。 雯雯坐下來,遞上履歷表。 「嗯,條件相當不錯。」 總經理抬起頭,仔細端詳她,臉上漸漸露出笑容。 「這樣吧,我兩天後給妳答覆。」 這是雯雯第一天在新公司上班,她特地穿了件鵝黃色的薄裙,飄飄揚揚的,她對她的新工作充滿了盼望。想到在美國的丁風,一陣心疼以後,她想等存一點錢,她要去看看他。 進了公司,所有的員工都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她。她頭也不回,故作得意狀,直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。總經理見到她站起來歡迎,帶她看了一遍公司的規模之後,坐下來言歸正傳對她講起工作的內容。 「我的好朋友正好今天開始上班,他是我的合夥人,只是我推拒不掉『總經理』這個頭銜,其實我的朋友他比我出色多了。……在這種情況之下,我不能自己先找女秘書,而讓他等,所以我決定把妳讓給他。……我不知道我這樣做,妳會不會生氣,不過,既然是在同一家公司嘛,其實都是一樣的,對吧?」 說著,他一邊引導雯雯走向另一個辦公室。 門上掛著的是「副總經理辦公室」字樣的牌子。 雯雯還弄沒清楚整個情形,但眼前的景象讓她驚訝的手足無措。 「是你!」雯雯喊出來。 「真高興能跟妳一同工作。」 是李大昌,他就是所謂的「副總經理」。 雯雯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這是巧合?還是精心設計的「陷阱」?雯雯納悶著。心裡面那股對新工作的盼望,剎那間化為烏有。 總經理見情況尷尬,連忙打圓場,說: 「中午,中午,我們一塊兒吃個飯,一塊兒吃個飯!」 雯雯坐下來,總經理已經回到他自己的辦公室,只有她和她的新老闆李大昌在一起。 雯雯回到家裡,一個人趴在床上想著,她到底要不要在這家公司工作?看起來,這家公司的規模大、環境好、待遇高,而且又是她喜歡的祕書工作,可是……。 李大昌是她的新老闆。他不做翻譯官了。他一向精明,他懂得把握時機建立自己的事業。 雯雯反省她對李大昌的感覺。不討厭,但是也沒什感情。至於要在一起工作嘛,還可以忍受,況且現在一時也找不到其他更合適的工作,她想不如先做著,等到有更好的工作機會再離開。 想到這裡,她又禁不住想起她心愛的丁風。甚麼時候,他才能回來呢? 李大昌對雯雯照顧的無微不至。他接她上班,又送她下班,他不把她當作秘書,而是情人,這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的。雯雯只把他當朋友,當老闆,談話之間也保持距離。 丁風原訂聖誕節前後可以回來的,但是後來又來信說,臨時有事不能回來。 雯雯好失望,她與丁風分開已四年,朝朝暮暮等他的消息,有時真的覺得漫漫無期。 過年的時候,有一個朋友從美國來,他找到了雯雯,對她說,丁風在美國要結婚了。 雯雯如聞晴天霹靂一般,她無法相信,但那個朋友連對方女孩的名字都說出來時,她的信心就開始搖動了。她想到前一陣子聖誕節丁風原訂回台灣一事,突然間又變卦,這其中一定有甚麼蹊蹺。 她寫信去問丁風,丁風也沒回信,打電話打個幾天幾夜也沒人接聽。她整個人真的要瘋掉了。 難道,難道,丁風會變心? 李大昌倒是表現從容,他看清楚丁風是不會回來了,雯雯是他的了,沒有錯。 那年六月,雯雯嫁給了李大昌。 他們到東南亞去蜜月旅行,雯雯絕口不提丁風的名字。 過了一年,他們有了一個女孩。不久,她又懷孕了。 就在那時,丁風回來了。 丁風想盡辦法要見雯雯,但是雯雯拒絕,李大昌也不准。 打電話是電話錄音,寫信毫無回音。登門拜訪,又吃個閉門羹。丁風覺得好挫折。他想要向雯雯解釋過去的事,但是雯雯根本不給他機會,李大昌更不是省油的燈,他絕不會准雯雯和舊情人接觸。 雯雯變得恍恍惚惚的,一個人的時候,常常自言自語的說: 「是他先毀約的,是他先毀約的。不要怪我。不要怪我。」 李大昌也不斷灌輸她丁風是個薄情郎的觀念,只有他──李大昌是死心塌地對她。 處處碰壁,丁風只好回美國去了。臨行前,他又寫了一封信投在雯雯家的信箱裡。 但那封信卻讓李大昌發現了,李大昌隨即放在自己的西裝夾層裡,雯雯毫不知情。 春去春來,轉眼李大昌和雯雯生的一男一女也都上小學了。 李大昌對雯雯還是很好,只是雯雯心裡永遠忘不了丁風。 她一個人的時候,常對著丁風送給她的那枚戒指流淚。她心裡充滿了怨恨,為什麼命運這樣捉弄她,她所愛的,遠在天邊,兩人不能結連理,而她不愛的,卻天天守在身旁。 她對李大昌根本沒有愛,那時只是一時賭氣嫁給了他,她想丁風可以對她不信,她也可以對他不義。 但是這樣一樁婚姻多麼痛苦啊!她每早睡醒的時候,看見枕邊人非己所愛,那種失落和惆悵,幾乎叫她喪掉了生活的動機。 李大昌則一向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。 大學那一戰,他輸了。他立志復仇,而今如願以償。雯雯在他的手裡,她還為他生了兩個孩子,他是贏了。 對待雯雯,他從來不讓她缺少甚麼,但他也絕不讓她稍微偏離他的手掌心。那是他的戰利品,他絕不掉以輕心。 雯雯去哪裡,他一定要知道,甚麼時候回來,得照時間回來。一切在掌控中。 他收了丁風的信,為除後患,他看完立刻就燒了。他不容許他來搶走雯雯。 一次,雯雯在市場買菜,巧遇她的高中同學惠安。原來她新近搬到雯雯所住的社區來。兩個人多年不見,從市場談到家裡,雯雯高興的不得了。長年婚姻的不幸福,在那與舊友相見的剎那,似乎都可以忍受了,惠安聽她說,陪她哭,兩個人從早上談到晚上,直到李大昌開門回來,惠安才匆匆告別離去。 至少有個可以傾吐心意的人,雯雯覺得日子好過多了。 那一年暑假,李大昌帶著全家到墾丁去玩。 孩子們興奮的前一晚睡不著覺。次日,天未亮,他們就出發了。 李大昌開車,一路上和雯雯聊天,吹噓她在那些大官面前當翻譯官的時候,幾乎跑遍了全世界的偉大事蹟。 雯雯聽著聽著睡著了,兩個孩子因前一晚沒睡,也在後座呼呼大睡。 李大昌獨自醒著,看著這一家人,他心裡浮起丁風的臉,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 突然,一片黑暗籠罩下來,一輛大卡車從對面的車道急速撲來,眼睜睜就要壓住他們,李大昌拼命地踩剎車,但不知怎麼,剎車不靈,整個車子完全不聽使喚,說時遲,那時快,整輛車子塞進大卡車的肚子裡。 雯雯在一陣暈眩裡醒起。四下無人,只有她躺在病床上。她摸摸自己的頭、手、腳,都上著繃帶,觸動仍會疼痛。 一會兒有人進來了。是醫生。 「妳可終於醒了。」 「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我的先生呢?孩子呢?他們在哪裡?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 「太太,妳先安靜一下,我慢慢告訴妳。……你們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,大卡車把你們的車子壓得稀爛。妳先生當場死亡。兩個孩子送到醫院來,第二天也宣告腦死,而你,已經昏迷了兩個禮拜了。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覺得妳醒來的機率也很小。不過,今天,你還是醒來了。恭喜。」 雯雯大哭起來,掙扎著要起來。 「我要去看我的孩子,看我的孩子!」 「你現在還不能下床,你也傷得很重。」醫生攔阻她。 「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!」雯雯歇斯底里地哭喊著,手腳亂踢亂打,護士奮力抓住她。 雯雯出院那天,惠安去接她,告訴她說:「雯雯,你知道不知道,你們家的車會在報紙上登了好大的篇幅,人人都唏噓不已,而且認為你會活下來簡直就是神蹟,不可能的啦!」 雯雯只是聽著,她想到美國的丁風,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這件事。 「喔!對了!這裡有妳的一封信。」惠安突然間想起來,連忙在袋子裡掏。 「是丁風。」雯雯看信封上的筆跡,說道。 「是丁風?」惠安也覺得驚訝。 雯雯要去美國了。丁風要她去的。 飛機起飛的那一剎那,雯雯不由得又想起一對小兒女的笑容。她擦去了淚,望著遠處燦爛的雲海。 十幾個小時的飛行,雯雯醒醒睡睡的,夢裡不知身在何處,但仍有一個意念,那是她所愛的丁風。 丁風在機場擁擠的眾人之間尋見了雯雯,輕輕從後面拉過她來。 雯雯嚇了一大跳,見是丁風,撲在他身上又哭了起來。 「都過去了,都過去了。是不是?」丁風也禁不住哽咽。 丁風帶雯雯回到他的住處,兩個人坐下,恍如隔世。 丁風解釋了那時的誤會。 原來是丁風公司的老闆很器重他,半強迫似的要將女兒嫁給他,好讓他繼承他的事業,丁風不能拒絕,又不能答應,乾脆跑到西岸去躲避。 他之所以不敢對雯雯提起,是怕她擔心。誰曉得就是因為這件事,他們錯失姻緣。 雯雯也向他道歉,她不該賭氣嫁給李大昌,她根本不愛他,夫妻生活沒有愛,真是比在地獄裡還痛苦。 說到這裡,兩個人手握在一起,淚眼裡帶著微笑。 雯雯和丁風終於結婚了。惠安特地從台灣趕來為他們慶賀。 在教堂聖壇前,他們立下誓約,從此永不分離。 思想小站:信實是愛情裡最寶貴的,但是由於人心的軟弱、環境的變遷,對於對方所許下的諾言,我們應該信守到底呢?還是且走且看?堅定的信心終會帶來美好的結局嗎?耐心等就一定能歡然收割嗎?
5.
她被一串細碎的鳥聲喚醒,陽光金粉似地灑滿了他們佈置典雅的臥房。 丁風還睡著呢。她躡手躡腳地爬下床來,不料一雙大手把她捉了回去。 是丁風。 「你好壞!裝睡!」 丁風緊緊擁抱她,不斷親吻她。 「寶貝!我們終於在一起了,終於在一起了!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,再也不要了!」 「跟大家介紹,外文系的系代候選人丁風!」一個個子高高的學生在教室講台上拉高了嗓門喊叫。 他是丁風的助選員,絞盡腦汁為他拉票。 全校熱烈進行各系的系代表選舉,外文系因為是全校最熱門的科系,因此也最受矚目。 幾個候選人也都是一時之選。丁風、張俊才還有李大昌。 他們三個人都從台南來,住在同一間宿舍裡,是很談得來的好朋友。 而且他們三個人都非常優秀,學業成績、辦事能力、人際關係、運動表現、儀表談吐,都是一等一的人才。正因為這個緣故,才顯得這次競爭的激烈。 不巧的是,他們三個人也都同時愛上了同一個女孩¬¬──李雯雯。 這使得這次的競選火焰更加熾旺,他們不單是要當選成為外文系的系代,更重要的是他們要贏得美人心。 競選活動如火如荼的展開,海報、宣傳車、露天政見發表、個人經歷展等等,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推銷自己,同時也傾壓別人。 競選日是三月二十九日青年節的前一天。全校同學踴躍到各系所投票,大家議論紛紛,也有打賭的,看看最後的贏家是誰。 開票的過程嚴密而緊張,有許多人在旁邊監視著。 到了午夜十二點,贏家終於出現的,大家久候的那一刻終於來到。 外文系的系代是丁風。 他贏了。他打敗了張俊才和李大昌。 李雯雯飛奔到丁風面前,送給他一束花,並且在他的額頭親了一下。她本來就愛丁風。 全場赫然轟動。張俊才和李大昌也默默地離開了現場。 丁風畢業以後,按照他家裡給他安排的,他出國去了。他說此行起碼十年,要讀完博士才回來。 李雯雯去機場送他,兩個人在候機室交換了信物。 丁風送她一只戒指。對她說,等我,我一定回來娶妳。 李雯雯送他一支金筆,並且點點頭,眼眶裡水汪汪的。 丁風走了。李雯雯在一家出版社工作,她的中英文都好,很受老闆賞識。 張俊才和人合資開公司,她滿腦子生意經,英文又好,廠商都喜歡找他。 李大昌呢,他考上了翻譯官,再一些名人跟前紅的很。他本來就精明,甚麼都混得開。 張俊才娶了他們班上的班花江翠,生了好幾個小寶寶了。 而李大昌呢,還是追著李雯雯不放。他知道丁風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歸,說不定會娶洋妞。他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希望的。 大學時代那一仗輸了他,情場上這一仗可一定要贏。 他積極的追求李雯雯。打電話、專車接送、送鮮花......,他絕不放棄任何一次可以贏得芳心的機會。 上次丁風佔了上風,李雯雯從此死心塌地的愛著他。現在丁風不在了,都是他的天下。他就不相信會有女人可以癡癡等上十年八年的,畢竟青春易老。 李雯雯對李大昌一向沒甚麼好感,儘管他一再獻殷勤。 她天天等待丁風的來信,夜裡想像他白天正在做甚麼,白天想像他夜裡睡的安不安穩。她深深思念著丁風。 丁風每次寫信回來一定註明「等我回來」、「等我回來娶妳」。雯雯每次收到信,非看個幾十遍不捨得放下。 李大昌也知道雯雯一心向著丁風,但他很聰明,他會想辦法奪回雯雯的愛情。 那是丁風出國以後第三年的冬天。 雯雯正準備換工作,因為公司營業不善,隨時都要關閉。他必須趕快自求生路。 她每天買三份報紙找工作,她的條件很好,其實一大把工作可以去做,但她又很挑,非要自己完全滿意,否則絕不輕舉妄動。 最後,她挑上一家貿易公司,那個公司需要一個女秘書,她覺得各方面的條件她都符合,公司的福利也很不錯。所以她就撥了電話去問問看。 雯雯從電梯裡出來,按著地址只到了那家公司。 整一整自己的頭髮和衣裙,她姿態優雅地開了門進去。 一位櫃台小姐指示她方向,她吸了一口氣。往廊道最後面的那間辦公室走去。 「請進。」一個嚴肅的聲音說。 雯雯小心翼翼的關上門,站在那巨型的辦公桌前面。 總經理正背對著他,一會兒才轉過來。 「請坐。」總經理做了一個手勢。 雯雯坐下來,遞上履歷表。 「嗯,條件相當不錯。」 總經理抬起頭,仔細端詳她,臉上漸漸露出笑容。 「這樣吧,我兩天後給妳答覆。」 這是雯雯第一天在新公司上班,她特地穿了件鵝黃色的薄裙,飄飄揚揚的,她對她的新工作充滿了盼望。想到在美國的丁風,一陣心疼以後,她想等存一點錢,她要去看看他。 進了公司,所有的員工都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她。她頭也不回,故作得意狀,直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。總經理見到她站起來歡迎,帶她看了一遍公司的規模之後,坐下來言歸正傳對她講起工作的內容。 「我的好朋友正好今天開始上班,他是我的合夥人,只是我推拒不掉『總經理』這個頭銜,其實我的朋友他比我出色多了。……在這種情況之下,我不能自己先找女秘書,而讓他等,所以我決定把妳讓給他。……我不知道我這樣做,妳會不會生氣,不過,既然是在同一家公司嘛,其實都是一樣的,對吧?」 說著,他一邊引導雯雯走向另一個辦公室。 門上掛著的是「副總經理辦公室」字樣的牌子。 雯雯還弄沒清楚整個情形,但眼前的景象讓她驚訝的手足無措。 「是你!」雯雯喊出來。 「真高興能跟妳一同工作。」 是李大昌,他就是所謂的「副總經理」。 雯雯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這是巧合?還是精心設計的「陷阱」?雯雯納悶著。心裡面那股對新工作的盼望,剎那間化為烏有。 總經理見情況尷尬,連忙打圓場,說: 「中午,中午,我們一塊兒吃個飯,一塊兒吃個飯!」 雯雯坐下來,總經理已經回到他自己的辦公室,只有她和她的新老闆李大昌在一起。 雯雯回到家裡,一個人趴在床上想著,她到底要不要在這家公司工作?看起來,這家公司的規模大、環境好、待遇高,而且又是她喜歡的祕書工作,可是……。 李大昌是她的新老闆。他不做翻譯官了。他一向精明,他懂得把握時機建立自己的事業。 雯雯反省她對李大昌的感覺。不討厭,但是也沒什感情。至於要在一起工作嘛,還可以忍受,況且現在一時也找不到其他更合適的工作,她想不如先做著,等到有更好的工作機會再離開。 想到這裡,她又禁不住想起她心愛的丁風。甚麼時候,他才能回來呢? 李大昌對雯雯照顧的無微不至。他接她上班,又送她下班,他不把她當作秘書,而是情人,這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的。雯雯只把他當朋友,當老闆,談話之間也保持距離。 丁風原訂聖誕節前後可以回來的,但是後來又來信說,臨時有事不能回來。 雯雯好失望,她與丁風分開已四年,朝朝暮暮等他的消息,有時真的覺得漫漫無期。 過年的時候,有一個朋友從美國來,他找到了雯雯,對她說,丁風在美國要結婚了。 雯雯如聞晴天霹靂一般,她無法相信,但那個朋友連對方女孩的名字都說出來時,她的信心就開始搖動了。她想到前一陣子聖誕節丁風原訂回台灣一事,突然間又變卦,這其中一定有甚麼蹊蹺。 她寫信去問丁風,丁風也沒回信,打電話打個幾天幾夜也沒人接聽。她整個人真的要瘋掉了。 難道,難道,丁風會變心? 李大昌倒是表現從容,他看清楚丁風是不會回來了,雯雯是他的了,沒有錯。 那年六月,雯雯嫁給了李大昌。 他們到東南亞去蜜月旅行,雯雯絕口不提丁風的名字。 過了一年,他們有了一個女孩。不久,她又懷孕了。 就在那時,丁風回來了。 丁風想盡辦法要見雯雯,但是雯雯拒絕,李大昌也不准。 打電話是電話錄音,寫信毫無回音。登門拜訪,又吃個閉門羹。丁風覺得好挫折。他想要向雯雯解釋過去的事,但是雯雯根本不給他機會,李大昌更不是省油的燈,他絕不會准雯雯和舊情人接觸。 雯雯變得恍恍惚惚的,一個人的時候,常常自言自語的說: 「是他先毀約的,是他先毀約的。不要怪我。不要怪我。」 李大昌也不斷灌輸她丁風是個薄情郎的觀念,只有他──李大昌是死心塌地對她。 處處碰壁,丁風只好回美國去了。臨行前,他又寫了一封信投在雯雯家的信箱裡。 但那封信卻讓李大昌發現了,李大昌隨即放在自己的西裝夾層裡,雯雯毫不知情。 春去春來,轉眼李大昌和雯雯生的一男一女也都上小學了。 李大昌對雯雯還是很好,只是雯雯心裡永遠忘不了丁風。 她一個人的時候,常對著丁風送給她的那枚戒指流淚。她心裡充滿了怨恨,為什麼命運這樣捉弄她,她所愛的,遠在天邊,兩人不能結連理,而她不愛的,卻天天守在身旁。 她對李大昌根本沒有愛,那時只是一時賭氣嫁給了他,她想丁風可以對她不信,她也可以對他不義。 但是這樣一樁婚姻多麼痛苦啊!她每早睡醒的時候,看見枕邊人非己所愛,那種失落和惆悵,幾乎叫她喪掉了生活的動機。 李大昌則一向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。 大學那一戰,他輸了。他立志復仇,而今如願以償。雯雯在他的手裡,她還為他生了兩個孩子,他是贏了。 對待雯雯,他從來不讓她缺少甚麼,但他也絕不讓她稍微偏離他的手掌心。那是他的戰利品,他絕不掉以輕心。 雯雯去哪裡,他一定要知道,甚麼時候回來,得照時間回來。一切在掌控中。 他收了丁風的信,為除後患,他看完立刻就燒了。他不容許他來搶走雯雯。 一次,雯雯在市場買菜,巧遇她的高中同學惠安。原來她新近搬到雯雯所住的社區來。兩個人多年不見,從市場談到家裡,雯雯高興的不得了。長年婚姻的不幸福,在那與舊友相見的剎那,似乎都可以忍受了,惠安聽她說,陪她哭,兩個人從早上談到晚上,直到李大昌開門回來,惠安才匆匆告別離去。 至少有個可以傾吐心意的人,雯雯覺得日子好過多了。 那一年暑假,李大昌帶著全家到墾丁去玩。 孩子們興奮的前一晚睡不著覺。次日,天未亮,他們就出發了。 李大昌開車,一路上和雯雯聊天,吹噓她在那些大官面前當翻譯官的時候,幾乎跑遍了全世界的偉大事蹟。 雯雯聽著聽著睡著了,兩個孩子因前一晚沒睡,也在後座呼呼大睡。 李大昌獨自醒著,看著這一家人,他心裡浮起丁風的臉,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 突然,一片黑暗籠罩下來,一輛大卡車從對面的車道急速撲來,眼睜睜就要壓住他們,李大昌拼命地踩剎車,但不知怎麼,剎車不靈,整個車子完全不聽使喚,說時遲,那時快,整輛車子塞進大卡車的肚子裡。 雯雯在一陣暈眩裡醒起。四下無人,只有她躺在病床上。她摸摸自己的頭、手、腳,都上著繃帶,觸動仍會疼痛。 一會兒有人進來了。是醫生。 「妳可終於醒了。」 「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我的先生呢?孩子呢?他們在哪裡?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 「太太,妳先安靜一下,我慢慢告訴妳。……你們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,大卡車把你們的車子壓得稀爛。妳先生當場死亡。兩個孩子送到醫院來,第二天也宣告腦死,而你,已經昏迷了兩個禮拜了。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覺得妳醒來的機率也很小。不過,今天,你還是醒來了。恭喜。」 雯雯大哭起來,掙扎著要起來。 「我要去看我的孩子,看我的孩子!」 「你現在還不能下床,你也傷得很重。」醫生攔阻她。 「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!」雯雯歇斯底里地哭喊著,手腳亂踢亂打,護士奮力抓住她。 雯雯出院那天,惠安去接她,告訴她說:「雯雯,你知道不知道,你們家的車會在報紙上登了好大的篇幅,人人都唏噓不已,而且認為你會活下來簡直就是神蹟,不可能的啦!」 雯雯只是聽著,她想到美國的丁風,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這件事。 「喔!對了!這裡有妳的一封信。」惠安突然間想起來,連忙在袋子裡掏。 「是丁風。」雯雯看信封上的筆跡,說道。 「是丁風?」惠安也覺得驚訝。 雯雯要去美國了。丁風要她去的。 飛機起飛的那一剎那,雯雯不由得又想起一對小兒女的笑容。她擦去了淚,望著遠處燦爛的雲海。 十幾個小時的飛行,雯雯醒醒睡睡的,夢裡不知身在何處,但仍有一個意念,那是她所愛的丁風。 丁風在機場擁擠的眾人之間尋見了雯雯,輕輕從後面拉過她來。 雯雯嚇了一大跳,見是丁風,撲在他身上又哭了起來。 「都過去了,都過去了。是不是?」丁風也禁不住哽咽。 丁風帶雯雯回到他的住處,兩個人坐下,恍如隔世。 丁風解釋了那時的誤會。 原來是丁風公司的老闆很器重他,半強迫似的要將女兒嫁給他,好讓他繼承他的事業,丁風不能拒絕,又不能答應,乾脆跑到西岸去躲避。 他之所以不敢對雯雯提起,是怕她擔心。誰曉得就是因為這件事,他們錯失姻緣。 雯雯也向他道歉,她不該賭氣嫁給李大昌,她根本不愛他,夫妻生活沒有愛,真是比在地獄裡還痛苦。 說到這裡,兩個人手握在一起,淚眼裡帶著微笑。 雯雯和丁風終於結婚了。惠安特地從台灣趕來為他們慶賀。 在教堂聖壇前,他們立下誓約,從此永不分離。 思想小站:信實是愛情裡最寶貴的,但是由於人心的軟弱、環境的變遷,對於對方所許下的諾言,我們應該信守到底呢?還是且走且看?堅定的信心終會帶來美好的結局嗎?耐心等就一定能歡然收割嗎?
6.
她被一串細碎的鳥聲喚醒,陽光金粉似地灑滿了他們佈置典雅的臥房。 丁風還睡著呢。她躡手躡腳地爬下床來,不料一雙大手把她捉了回去。 是丁風。 「你好壞!裝睡!」 丁風緊緊擁抱她,不斷親吻她。 「寶貝!我們終於在一起了,終於在一起了!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,再也不要了!」 「跟大家介紹,外文系的系代候選人丁風!」一個個子高高的學生在教室講台上拉高了嗓門喊叫。 他是丁風的助選員,絞盡腦汁為他拉票。 全校熱烈進行各系的系代表選舉,外文系因為是全校最熱門的科系,因此也最受矚目。 幾個候選人也都是一時之選。丁風、張俊才還有李大昌。 他們三個人都從台南來,住在同一間宿舍裡,是很談得來的好朋友。 而且他們三個人都非常優秀,學業成績、辦事能力、人際關係、運動表現、儀表談吐,都是一等一的人才。正因為這個緣故,才顯得這次競爭的激烈。 不巧的是,他們三個人也都同時愛上了同一個女孩¬¬──李雯雯。 這使得這次的競選火焰更加熾旺,他們不單是要當選成為外文系的系代,更重要的是他們要贏得美人心。 競選活動如火如荼的展開,海報、宣傳車、露天政見發表、個人經歷展等等,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推銷自己,同時也傾壓別人。 競選日是三月二十九日青年節的前一天。全校同學踴躍到各系所投票,大家議論紛紛,也有打賭的,看看最後的贏家是誰。 開票的過程嚴密而緊張,有許多人在旁邊監視著。 到了午夜十二點,贏家終於出現的,大家久候的那一刻終於來到。 外文系的系代是丁風。 他贏了。他打敗了張俊才和李大昌。 李雯雯飛奔到丁風面前,送給他一束花,並且在他的額頭親了一下。她本來就愛丁風。 全場赫然轟動。張俊才和李大昌也默默地離開了現場。 丁風畢業以後,按照他家裡給他安排的,他出國去了。他說此行起碼十年,要讀完博士才回來。 李雯雯去機場送他,兩個人在候機室交換了信物。 丁風送她一只戒指。對她說,等我,我一定回來娶妳。 李雯雯送他一支金筆,並且點點頭,眼眶裡水汪汪的。 丁風走了。李雯雯在一家出版社工作,她的中英文都好,很受老闆賞識。 張俊才和人合資開公司,她滿腦子生意經,英文又好,廠商都喜歡找他。 李大昌呢,他考上了翻譯官,再一些名人跟前紅的很。他本來就精明,甚麼都混得開。 張俊才娶了他們班上的班花江翠,生了好幾個小寶寶了。 而李大昌呢,還是追著李雯雯不放。他知道丁風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歸,說不定會娶洋妞。他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希望的。 大學時代那一仗輸了他,情場上這一仗可一定要贏。 他積極的追求李雯雯。打電話、專車接送、送鮮花......,他絕不放棄任何一次可以贏得芳心的機會。 上次丁風佔了上風,李雯雯從此死心塌地的愛著他。現在丁風不在了,都是他的天下。他就不相信會有女人可以癡癡等上十年八年的,畢竟青春易老。 李雯雯對李大昌一向沒甚麼好感,儘管他一再獻殷勤。 她天天等待丁風的來信,夜裡想像他白天正在做甚麼,白天想像他夜裡睡的安不安穩。她深深思念著丁風。 丁風每次寫信回來一定註明「等我回來」、「等我回來娶妳」。雯雯每次收到信,非看個幾十遍不捨得放下。 李大昌也知道雯雯一心向著丁風,但他很聰明,他會想辦法奪回雯雯的愛情。 那是丁風出國以後第三年的冬天。 雯雯正準備換工作,因為公司營業不善,隨時都要關閉。他必須趕快自求生路。 她每天買三份報紙找工作,她的條件很好,其實一大把工作可以去做,但她又很挑,非要自己完全滿意,否則絕不輕舉妄動。 最後,她挑上一家貿易公司,那個公司需要一個女秘書,她覺得各方面的條件她都符合,公司的福利也很不錯。所以她就撥了電話去問問看。 雯雯從電梯裡出來,按著地址只到了那家公司。 整一整自己的頭髮和衣裙,她姿態優雅地開了門進去。 一位櫃台小姐指示她方向,她吸了一口氣。往廊道最後面的那間辦公室走去。 「請進。」一個嚴肅的聲音說。 雯雯小心翼翼的關上門,站在那巨型的辦公桌前面。 總經理正背對著他,一會兒才轉過來。 「請坐。」總經理做了一個手勢。 雯雯坐下來,遞上履歷表。 「嗯,條件相當不錯。」 總經理抬起頭,仔細端詳她,臉上漸漸露出笑容。 「這樣吧,我兩天後給妳答覆。」 這是雯雯第一天在新公司上班,她特地穿了件鵝黃色的薄裙,飄飄揚揚的,她對她的新工作充滿了盼望。想到在美國的丁風,一陣心疼以後,她想等存一點錢,她要去看看他。 進了公司,所有的員工都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她。她頭也不回,故作得意狀,直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。總經理見到她站起來歡迎,帶她看了一遍公司的規模之後,坐下來言歸正傳對她講起工作的內容。 「我的好朋友正好今天開始上班,他是我的合夥人,只是我推拒不掉『總經理』這個頭銜,其實我的朋友他比我出色多了。……在這種情況之下,我不能自己先找女秘書,而讓他等,所以我決定把妳讓給他。……我不知道我這樣做,妳會不會生氣,不過,既然是在同一家公司嘛,其實都是一樣的,對吧?」 說著,他一邊引導雯雯走向另一個辦公室。 門上掛著的是「副總經理辦公室」字樣的牌子。 雯雯還弄沒清楚整個情形,但眼前的景象讓她驚訝的手足無措。 「是你!」雯雯喊出來。 「真高興能跟妳一同工作。」 是李大昌,他就是所謂的「副總經理」。 雯雯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這是巧合?還是精心設計的「陷阱」?雯雯納悶著。心裡面那股對新工作的盼望,剎那間化為烏有。 總經理見情況尷尬,連忙打圓場,說: 「中午,中午,我們一塊兒吃個飯,一塊兒吃個飯!」 雯雯坐下來,總經理已經回到他自己的辦公室,只有她和她的新老闆李大昌在一起。 雯雯回到家裡,一個人趴在床上想著,她到底要不要在這家公司工作?看起來,這家公司的規模大、環境好、待遇高,而且又是她喜歡的祕書工作,可是……。 李大昌是她的新老闆。他不做翻譯官了。他一向精明,他懂得把握時機建立自己的事業。 雯雯反省她對李大昌的感覺。不討厭,但是也沒什感情。至於要在一起工作嘛,還可以忍受,況且現在一時也找不到其他更合適的工作,她想不如先做著,等到有更好的工作機會再離開。 想到這裡,她又禁不住想起她心愛的丁風。甚麼時候,他才能回來呢? 李大昌對雯雯照顧的無微不至。他接她上班,又送她下班,他不把她當作秘書,而是情人,這是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的。雯雯只把他當朋友,當老闆,談話之間也保持距離。 丁風原訂聖誕節前後可以回來的,但是後來又來信說,臨時有事不能回來。 雯雯好失望,她與丁風分開已四年,朝朝暮暮等他的消息,有時真的覺得漫漫無期。 過年的時候,有一個朋友從美國來,他找到了雯雯,對她說,丁風在美國要結婚了。 雯雯如聞晴天霹靂一般,她無法相信,但那個朋友連對方女孩的名字都說出來時,她的信心就開始搖動了。她想到前一陣子聖誕節丁風原訂回台灣一事,突然間又變卦,這其中一定有甚麼蹊蹺。 她寫信去問丁風,丁風也沒回信,打電話打個幾天幾夜也沒人接聽。她整個人真的要瘋掉了。 難道,難道,丁風會變心? 李大昌倒是表現從容,他看清楚丁風是不會回來了,雯雯是他的了,沒有錯。 那年六月,雯雯嫁給了李大昌。 他們到東南亞去蜜月旅行,雯雯絕口不提丁風的名字。 過了一年,他們有了一個女孩。不久,她又懷孕了。 就在那時,丁風回來了。 丁風想盡辦法要見雯雯,但是雯雯拒絕,李大昌也不准。 打電話是電話錄音,寫信毫無回音。登門拜訪,又吃個閉門羹。丁風覺得好挫折。他想要向雯雯解釋過去的事,但是雯雯根本不給他機會,李大昌更不是省油的燈,他絕不會准雯雯和舊情人接觸。 雯雯變得恍恍惚惚的,一個人的時候,常常自言自語的說: 「是他先毀約的,是他先毀約的。不要怪我。不要怪我。」 李大昌也不斷灌輸她丁風是個薄情郎的觀念,只有他──李大昌是死心塌地對她。 處處碰壁,丁風只好回美國去了。臨行前,他又寫了一封信投在雯雯家的信箱裡。 但那封信卻讓李大昌發現了,李大昌隨即放在自己的西裝夾層裡,雯雯毫不知情。 春去春來,轉眼李大昌和雯雯生的一男一女也都上小學了。 李大昌對雯雯還是很好,只是雯雯心裡永遠忘不了丁風。 她一個人的時候,常對著丁風送給她的那枚戒指流淚。她心裡充滿了怨恨,為什麼命運這樣捉弄她,她所愛的,遠在天邊,兩人不能結連理,而她不愛的,卻天天守在身旁。 她對李大昌根本沒有愛,那時只是一時賭氣嫁給了他,她想丁風可以對她不信,她也可以對他不義。 但是這樣一樁婚姻多麼痛苦啊!她每早睡醒的時候,看見枕邊人非己所愛,那種失落和惆悵,幾乎叫她喪掉了生活的動機。 李大昌則一向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。 大學那一戰,他輸了。他立志復仇,而今如願以償。雯雯在他的手裡,她還為他生了兩個孩子,他是贏了。 對待雯雯,他從來不讓她缺少甚麼,但他也絕不讓她稍微偏離他的手掌心。那是他的戰利品,他絕不掉以輕心。 雯雯去哪裡,他一定要知道,甚麼時候回來,得照時間回來。一切在掌控中。 他收了丁風的信,為除後患,他看完立刻就燒了。他不容許他來搶走雯雯。 一次,雯雯在市場買菜,巧遇她的高中同學惠安。原來她新近搬到雯雯所住的社區來。兩個人多年不見,從市場談到家裡,雯雯高興的不得了。長年婚姻的不幸福,在那與舊友相見的剎那,似乎都可以忍受了,惠安聽她說,陪她哭,兩個人從早上談到晚上,直到李大昌開門回來,惠安才匆匆告別離去。 至少有個可以傾吐心意的人,雯雯覺得日子好過多了。 那一年暑假,李大昌帶著全家到墾丁去玩。 孩子們興奮的前一晚睡不著覺。次日,天未亮,他們就出發了。 李大昌開車,一路上和雯雯聊天,吹噓她在那些大官面前當翻譯官的時候,幾乎跑遍了全世界的偉大事蹟。 雯雯聽著聽著睡著了,兩個孩子因前一晚沒睡,也在後座呼呼大睡。 李大昌獨自醒著,看著這一家人,他心裡浮起丁風的臉,他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 突然,一片黑暗籠罩下來,一輛大卡車從對面的車道急速撲來,眼睜睜就要壓住他們,李大昌拼命地踩剎車,但不知怎麼,剎車不靈,整個車子完全不聽使喚,說時遲,那時快,整輛車子塞進大卡車的肚子裡。 雯雯在一陣暈眩裡醒起。四下無人,只有她躺在病床上。她摸摸自己的頭、手、腳,都上著繃帶,觸動仍會疼痛。 一會兒有人進來了。是醫生。 「妳可終於醒了。」 「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?我的先生呢?孩子呢?他們在哪裡?我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 「太太,妳先安靜一下,我慢慢告訴妳。……你們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,大卡車把你們的車子壓得稀爛。妳先生當場死亡。兩個孩子送到醫院來,第二天也宣告腦死,而你,已經昏迷了兩個禮拜了。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覺得妳醒來的機率也很小。不過,今天,你還是醒來了。恭喜。」 雯雯大哭起來,掙扎著要起來。 「我要去看我的孩子,看我的孩子!」 「你現在還不能下床,你也傷得很重。」醫生攔阻她。 「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!」雯雯歇斯底里地哭喊著,手腳亂踢亂打,護士奮力抓住她。 雯雯出院那天,惠安去接她,告訴她說:「雯雯,你知道不知道,你們家的車會在報紙上登了好大的篇幅,人人都唏噓不已,而且認為你會活下來簡直就是神蹟,不可能的啦!」 雯雯只是聽著,她想到美國的丁風,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這件事。 「喔!對了!這裡有妳的一封信。」惠安突然間想起來,連忙在袋子裡掏。 「是丁風。」雯雯看信封上的筆跡,說道。 「是丁風?」惠安也覺得驚訝。 雯雯要去美國了。丁風要她去的。 飛機起飛的那一剎那,雯雯不由得又想起一對小兒女的笑容。她擦去了淚,望著遠處燦爛的雲海。 十幾個小時的飛行,雯雯醒醒睡睡的,夢裡不知身在何處,但仍有一個意念,那是她所愛的丁風。 丁風在機場擁擠的眾人之間尋見了雯雯,輕輕從後面拉過她來。 雯雯嚇了一大跳,見是丁風,撲在他身上又哭了起來。 「都過去了,都過去了。是不是?」丁風也禁不住哽咽。 丁風帶雯雯回到他的住處,兩個人坐下,恍如隔世。 丁風解釋了那時的誤會。 原來是丁風公司的老闆很器重他,半強迫似的要將女兒嫁給他,好讓他繼承他的事業,丁風不能拒絕,又不能答應,乾脆跑到西岸去躲避。 他之所以不敢對雯雯提起,是怕她擔心。誰曉得就是因為這件事,他們錯失姻緣。 雯雯也向他道歉,她不該賭氣嫁給李大昌,她根本不愛他,夫妻生活沒有愛,真是比在地獄裡還痛苦。 說到這裡,兩個人手握在一起,淚眼裡帶著微笑。 雯雯和丁風終於結婚了。惠安特地從台灣趕來為他們慶賀。 在教堂聖壇前,他們立下誓約,從此永不分離。 思想小站:信實是愛情裡最寶貴的,但是由於人心的軟弱、環境的變遷,對於對方所許下的諾言,我們應該信守到底呢?還是且走且看?堅定的信心終會帶來美好的結局嗎?耐心等就一定能歡然收割嗎?

about

天長地久的愛情是所有沈浸在甜美愛情中男女的心願,但是在現實裡,有多少朝三暮四、心猿意馬的悲哀,或是相見恨晚、命運多舛的無奈,我們應如何面對、如何勝過?本書由九篇小說組成,探討愛情婚姻最常出現的難題,並提供「思想小站」問題討論,可供個人閱讀思考,也可供小組閱讀討論,是現代人必讀的好書。

─作者介紹 ─
◇黃友玲 師母
一九六四年生
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畢業
作家、基督教貴格會合一堂師母
曾任雜誌編輯。作品曾獲台灣省優良文學獎、基督教論壇報雅歌散文獎、全國教育部「中國大陸研究」論文比賽甲等獎 ,作品亦兩度被選為全省國高中優良讀物。十三歲開始寫作,至今著作二十餘種,亦從事翻譯。
重要著作包括《陽光情事》、《真情故事》、《祝春天快樂》、《我的夢想在遠方》、《雞婆正傳》、《驚豔》、《慶賀》、《愛你》等書。
重要譯書十餘種,包括 《咆哮山莊》、《茶花女》、《簡愛》、《紅字》、《長腿叔叔》、《我的第一本聖經》、《母女私房話》等。

credits

released May 30, 2014

license

tags

about

一粒麥子傳媒中心 Taiwan

「合一堂一粒麥子傳媒中心」成立於2003年7月。我們期待利用具有迅速廣傳性質,且不受時間、空間、年齡層限制的「媒體」宣教管道,並以免費發送方式,協助基督徒與福音機構大力分享福音,促進眾教會造就天國將才。(摘錄改編自合一堂一粒麥子月刊)

contact / help

Contact 一粒麥子傳媒中心

Streaming and
Download help

Report this album or account

If you like 愛在天長地久時, you may also like: